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文化 » 爱上写作

爱上写作

作者:郭晓林 来源:办公室 时间:2017-09-12 点击:24

爱上写作

郭晓林

 

少年时,听民间故事接受传统文化教益,渐渐使自己也萌发了写故事的欲望,希望自己动手也能写出像眉像样的动人故事。时常拿着纸和笔,独自冥思苦索,想捣鼓出一个故事来,开头写下一句:从前,在一个村庄里,住着一位老爷爷……”后面再没有了下文,搅尽脑汁也写不出什么话来。

读初中,我的作文时常被语文老师作为范文在课堂上点评,是一种鼓舞,但总不知道从何处着手才能写出故事,希冀有一本专门的教授写作或者是写故事的书。问老师、问家长,左顾右盼,始终没有得到那本写作书。写作欲望时常在心里撞动。

后来,寻觅到了一本北京大学中文系的《语法修辞》,系统又有理论地学习语音、词汇和语法基础知识,仿佛眼界大开,喜欢上了写作。在新华书店买到了一本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的《短篇小说创作谈》,读起来是事而非、一知半解。又陆续接触到了四川人民出版社《汉语基础知识丛书·写作知识》《汉语基础知识丛书·作文浅谈》等,稍微懂得了一点点窍门,开始了跃跃欲试。最初试笔写了几首小诗,投向当时的《四川文艺》,结果杳无音信,失望泄气。

我家所住的盘龙驿场上有位何姓的老人捐款修了街上的石梯,我深受感动,写了一篇小故事《退休老人捐款修街坡》发表在原南充地区的《南充报》(198135日版)。不久,我又写了一篇新闻稿发表在《南充报》上。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一连发表了好几篇,还向县广播站投了稿件。我成为自己当时工作的学校所在的公社中有名的通讯员,在1981年底的全县新闻宣传总结大会上,荣获二等奖。

写了不少的动态新闻,熟悉了套路,再写新闻中的小故事就轻松多了。爱上写作,我又购买了著名记者孙世恺的《新闻入门》来自学。在偏僻村小,我独自一人,在安谧的环境中,远离喧嚣世尘,安心地构思和写作,可没有老师和教授,好像无师自通,行进缓慢,活动的范围极小,深度极浅,又只有买了一些语法书和写作书来阅读。边读边记,先后读了《语病汇析》《长句结构分析》《古代汉语》和《现代汉语句型》,自认为可以大胆写作了。

写作写着,便把自己的一些读书感想和所见年闻的随笔写了出来,再向报刊杂志社投了稿,陆陆续有了一些豆腐块见诸报端。这样一来,内心的震动加喜悦,让自己在缓慢的探索中,坚持以新闻写作为基础,笔触了散文写作、游记和小说创作。还斗胆地改编中篇小说《祸起萧墙》为电影剧本,聊斋故事《种梨》为儿童电影剧本。写作成为一种爱好,也成为一种依托。写得多了,也写得随意了。又读了《短篇小说选析》《写作知识丛书·短篇小说》《电影美学问题》《神话·传说·民俗》等。

再读过人民出版社的形式逻辑大师金岳霖的《形式逻辑》和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的苏天辅《形式逻辑》,写作严谨了些。还读了一本更有启发的由教育家叶圣陶、吕叔汀等编著的上海教育出版社的《文章评改》,更多的时间在游记和小说上狠下功夫,甘守清贫,坚守文学。有哲人讲,人生五年是一个变化周期,七年一个阶段。我是一个只会做事,不会做官的人,一直坚持行走在写作的道路上。与同龄人相比,在一个相同的的起点上,一齐高吭《同一首歌》,多年后有的成了政府官员,有的成了国有企业的老总,有的成了个体老板,只有我进入四川省作家协会,牢记着:士各有志,不可强求。

 

阅读带地图

 

我的童年正处于文化大革命动乱时代,无书可读,一天不知从哪里找到了一本少儿读物《动脑筋爷爷》。

书中的图画鲜艳漂亮、形象生动,书中的文字浅显易懂,深入浅出,我很快就被牢牢地吸引住了,接受了很多科普知识,几乎爱不释手,又倍加珍惜。

《动脑筋爷爷》24开本,图文并茂,引人入胜,把我带入绚丽多彩的大自然,憧憬着充满诱惑的科学世界,让我一次次向往和幻想。也成为我热爱科普读物的启蒙,陪伴我走过小学年代。

进入初级中学,父母为我购买到了一套上海人民出版社重版的《十万个为什么》。

从《十万个为什么》第六分册上,我学到了一些星系、星团和星座知识,对日常生活中,大人们一直视为神秘的星宿不再敬畏(其实星宿就是星座)。盛夏的夜晚,我独自一人带着从书上剪裁下来而自制的星系图,躺在草地上,打着手电筒识别星座,观察北斗星、北极星、牧夫星、仙女星、牛郎星、小熊、紫微,等等,心系天穹,志存高远。

后来,在大学校园里,我对全国各个大城市的简称、别名很感兴趣。根据当时30个省、市、自治区的简称,先搜集省会城市的,再搜集次之城市的,陆陆续续有了一些城市的简称:京(北京)、津(天津)、沪(申、上海);蓉(成都)、宁(南京)、筑(贵州)、榕(福州)、穗(广州),及别称春城(昆明)、泉城(济南)、日光城(拉萨)、武林(杭州)、金城(兰州)、冰城(哈尔滨)、乌市(乌鲁木齐),以及电都(宜昌)、瓷都(景德镇)、鞍山(钢都)、鹿城(三亚)、龙城(常州)、鹏城(深圳)、汽车城(十堰)等。

有一次经济地理课下课,我向老师请教。他回答说,暂时还没有列入课题范围,以后再说。顿时,我感到失望无助。从这以后,每当我到过一个大城市,总喜欢打听和搜集该市的简称和别名。由于足下的局限,自己仅到过西南、中南和东南地区的一些城市,没有到过东北、西北和华北地区,更不消说那些城市。

后来,我觉得这项搜集难度太大,便放弃了,缩小范围,收集了四川省二十一个地市州的旅游交通地图,果城(南充)、甜城(内江)、盐都(自贡)、月亮城(西昌)、酒城(宜宾)、雾都(重庆),做了地图上的旅游活动,收获了不少乐趣,也并非纸上得来终非浅

读过一本小布什先生写的《布什自传》,购买了一本《美国地图册》,边读边查地图,寻找地点,书读完了,也大致熟悉了美国五十个州的地理位置,加深了对原著的映像和理解。

前不久,重读以前的一本《北京十大名胜》,利用现有的网络,把所要阅读的地方用百度搜索出来,有平面地图、卫星地图、全景图,以及显示路网的地图,任意选择使用,直观形象,方便之极,还有身临其境的感受,收获多多。即使没有去过的地方,也会映像深刻,事半功倍。

在孩童时代,从《动脑筋爷爷》中铬下的热爱大自然的印迹一直伴随着我的成长,心灵阳光,积极向上,传递着正能量。

 

难忘佛子岭

 

我读小学时,长身体学知识渴求读书,可惜的是那时节正值停课闹革命,学校不上课,到处没有书可读。渴求翻腾在心中,以至我和一帮小伙伴像发疯一样地四处找寻书本。

终于在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我们发现了图书,冒险找到了一本《佛子岭水库》小册子。翻书一读,马上从中感受到了建设工地的火热、工人们忘我奋斗的精神和祖国重大工程的美好。这本小册子让我铭记住了佛子岭,知道了安徽省。

《佛子岭水库》收集的文章,全是来自建设工地第一线的工人之手,主要记叙了修建过程中战天斗地、无私无畏和只争朝夕的事迹,表现了咱们工人有力量”“工人阶段硬骨头的精神。事例典型,描写细入毫芒,;表现突出,点染曲中筋节。安徽的佛子岭没齿不忘,却存迷团。

前不久,读著名作家叶辛发表在2017717日《人民日报》副刊上的《到佛子岭去》才发现他同我一样,读书感受得知佛子岭,迷惑的共同问题是佛子岭在安徽省何地何方,怎么也找出不答案。时隔五十多年,读过叶辛这篇《到佛子岭去》以后,我才从文章中得知当年赫赫有名的佛子岭水库位于安徽省六安市霍山县境内,解散迷团。

众多的文章描写佛子岭、讴歌佛子岭,大作家、小作者纷纷挥毫,却遗忘了佛子岭的具体方位。犹如当今的名胜古迹,游人趋之若鹜,却很少有人去记住或打听其所在的具体市县位置。知道黄桷树,却不知道安顺市镇宁县;知道九寨沟,却不知道阿坝州南坪县;知道张家界,却不知道张家界市武陵源区;知道武夷山,却不知道南平市崇安县。浮光掠影,走马观花,一知半解,知其然不知所以然。

曾读过历史学家翦伯赞写的游记《内蒙古访古》,著名报告文学家徐迟的游记《三峡游记》,他们对景区地名古今来历讲得透彻清晰,对季节描写细致,对景物记叙生动,慢慢品读,仿佛身临其境。那是眼下许多急就章游记、上架游记无法望其项背的。

记得有套走遍中国从书,有《走遍名山》《走遍名水》《走遍名楼》《走遍名城》,其中除了《走遍名城》的城市名是专用名词不难寻找外,其它几册的名山、名水、名楼对具体位置的省、市、县少有介绍,让人有种摸不着北的感觉,逐鹿无虞。

当年,一个水利工程佛子岭就以中国自己设计、修建的第一坝姿态,让一个《佛子岭水库》传播了久远。而今,众多的经济建设项目、工程,却鲜有人为它们记录描写,或者讴歌抒怀。急功近利!重物资轻文化,重眼前轻长远,真让人感慨万端。

而今,中国的大型工程:2016年竣工的长江三峡工程、20067月顺利通车的青藏铁路、20116月开行的京沪高铁,有望在2017年底建成的港珠澳大桥,却未见有人编著一本像《佛子岭水库》那样滋养人心的文学之物。

 

 

信息录入:办公室 责任编辑:管理员

最新信息
·广安中心客运站的来去(2017-12-06)
·难忘的乡村路(2017-11-14)
·城北体育场(2017-11-07)
·党的十九大之赞(2017-10-25)
·父亲(2017-10-23)
·全面看待历史人物(2017-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