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文化 » 想起缴公粮那些年

想起缴公粮那些年

作者:蒋建明 来源:办公室 时间:2017-09-08 点击:25

想起缴公粮那些年 

蒋建明

 

近日,在从乡下搬家到城里时,从箱子底部发现母亲用报纸包着5张缴公粮的发票。打开发票一看,那是1996年上缴公粮存根收据,全家共交602斤,往事历历在目。——十几年过去了,那年月,我和母亲挑着公粮与全村的社员在周德双队长带领下,踏着弯曲的机耕道走在缴公粮的队列里,那长长的队伍仍然还是记忆犹新,难以忘怀。

国家从2006年开始全面取消农业税了,201611日发行农业税邮票我还保存着,也就是说从2006年在家庭责任制承包田种植稻谷再也不用向粮店交公粮了。据周队长讲,高埝村四组2000年以来,每个农民每年邀纳农业税近80元、教育附加费20元,完征购粮90斤;全组258人,每年缴纳税费总额13000元,完征购粮32000斤。那年月每当夏收和秋季,.都要以生产队为单位上缴公粮,每个生产队按照乡上分配的购粮任务提前完成,村队领导得表彰。夏收后还要交小麦、玉米和少量的杂粮,村和队都很听话。收入分配是国家得大头,集体得中头,个人得小头,上缴公粮都是国家政策,宁可自己饿肚子,也要把最好的粮食缴给粮仓,竭尽全力完成任务。

我的家坐落在广安区龙台镇高埝村四组,这里山清水秀,交通、水利很方便,房前徐家大坝和肖家大坝相连,箭滩桥下沙溪河流与七一水库灌溉良田,是有名的产粮地,每年缴公粮最多。村长蒋德茂提前安排找好拖拉机,把粮食晒干装好交到粮店。记得1996年秋天的早上,我和母亲5点起床,用麻袋装好公粮,用板车拉到机耕路旁。由于不是泥土路,我和母亲拉着满满一板车走在弯曲的机耕道上,弟弟和妹妹在后面推着,好不容易才到了大公路,把公粮转运到拖拉机上。到了龙台粮店,那白色圆拱形仓库旁排满了很多农民,由于天气炎热,大家都巴不得早点缴完回家。看见龙台粮店质检员拿着铁锉刀住麻袋里一插,拿着稻谷往嘴里咯咯吱地咬说,这谷子没有晒干,拉回去重新晒两天,每每听到这句话,我的心都咯噔一下。终于轮到母亲那几麻袋公粮了,换了另一个质检员,他还是熟练重复的动作,好了,把稻谷放在A幢仓库,我要下班了。

正午时分,太阳火辣辣的,照在交粮农民的头上,本己精疲力尽,满头大汗,我们还是呆呆守住麻袋旁。虽然肚子饿得咕咕乱叫,也要等到3点才上班的质检员。此时此景,无论大人或是小孩,脸上显露出焦急的神情,质检员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了。

星转斗移,党的政策深得民心。20061月,我们村取了皇粮国税,农业税再也不交了,这也是全国人民特大喜事。农民免除了负担,新农村建没步伐逐步加快,仅以广安区高埝村来说,村支书周业金介绍说,全村156户,产业结构凋整,共修便民路12公里,改建房屋120户,种植荷花和生姜52亩,养殖生猪专业户3家,村里实施新型合作医疗,农民只需交纳50元钱,就能享受合作医疗带来好处。取消农业税前,作为村干部主要工作是,催粮催款,计划生育,一天跑到晚,整天忙得不亦乐手。群众有意见,干部也无奈,完不成任务,自己的职务难保。农业税取消后,使广大干部从催粮催款解脱出来,干群关系越来越好,再也不用讨好式催粮催款,按政策对农民发放粮食直补款退耕还林补助金。粮食直补金按每亩补贴54元,村里860亩耕地得到补贴4.89万元,至今的小山村,随着城乡一体化实施,农民大量进城打工和购房,离开这片黑土地,能留在家里农户照样与城里一样,村村通修路在家门口,自己的种菜却是绿色的,真是日子越过越红火。交公粮己经成为悠远的历史,但是那些年月情景激励着这代人,那种无私奉献、大公无私精神值得我们思考。

 

 

信息录入:办公室 责任编辑:管理员

最新信息
·广安中心客运站的来去(2017-12-06)
·难忘的乡村路(2017-11-14)
·城北体育场(2017-11-07)
·党的十九大之赞(2017-10-25)
·父亲(2017-10-23)
·全面看待历史人物(2017-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