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文化 » 大西北旅行记

大西北旅行记

作者:郭俊赤 来源:办公室 时间:2017-09-07 点击:30

 

大西北旅行记
 
郭俊赤
 
当绿色的庞然大物停靠在月台,看着老式的火车头和泛黄的车灯,让人感叹它经历风雨的不易。火车有不少地方已显得锈迹斑斑,仿佛向乘客们讲述着驶过的山河。
进入狭小的车厢内,走廊和行李架早被大包小包所占据,艰难地找到自己的床铺,再卸下一身重负扔到铺上,翻开走廊上的叠椅,听着火车逐渐急促的“况且”声,思绪也飘向了远方。
车内的乘客就像飘落的树叶,停止了之前晃动的身姿,都安定在了自己的包厢内。而在我们这边,两位下铺的老年人却因年龄相仿相谈甚欢,其中一人兴起,从包中取出自家酿造的白酒,又拿出两盏玻璃杯,倒得满满两杯,邀请对床老者相饮。另一位欣然接受,一饮而尽,大呼:实在是痛快,这都是缘分。说罢,两人便哈哈大笑起来,使沉寂的车内又重新有了一些生机。
不知火车行驶了多久,各个车厢的客人们都开始相互交流起来。我们也在与喝酒老者交流对话中得知了我们原来是同乡,到达兰州的目的也一样,还可能是同一个旅行团的。他高兴地说道:“看来都是上天的安排,注定要让我们几人成为朋友啊!”遂邀我们饮酒,我以不胜酒力谢绝。在我再三推辞下,老者只得请我们品尝他家乡的腌肉。吃完后,我对腌制品赞不绝口,老者听得眉飞色舞,高兴地讲起了这些制作方法。
待火车到达万源的时候,天空中飘起了小雨,看着淅淅沥沥的水珠滴落在窗上,洗去一路而上的灰尘,外面景色也变得清会晰起来。那满地的小树林,给所有的山坡涂上了绿装,在灰蓝的天空下,小雨、树林,还有偶尔出现的农舍,构成了一幅动态的乡村美景图。
“况”随着一声巨响,列车整节停了下来,车内顿时一阵排山倒海,待我从桌下爬起,发现之前站在走廊上的游客已被摔得人仰马翻,两个喝酒的老大爷也倒了一身的白酒。酒精的味道在车厢内迅速漫延。这突如其来的停车弄得整车人怨声载道,过了二三分钟,吊在厢顶的广播刺耳地响起:“亲爱的乘客,因天气原因,列车可能要在此等候一小时,请您耐心等待。”
“为什么火车也要受天气影响?”
“还开不开啊?”广播刚完,人们就开始抱怨起来。
我看着窗外,小雨仍在淅淅沥沥,这可真是令人忧虑的一场雨啊!
 
塔尔圣地游记
 
在时慢时快的颠簸中,晚点七个小时的列车最终安全抵达了兰州。说来也怪,天空的太阳正朝地面上狠狠吐着火丝,一阵风迎面吹来,还让人感到些许凉意。导游告诉我们这就是独特的高原气候。
驱车驶过低矮的草原,略过几只低头吃草的马匹,再沿着蜿蜒而上的山路前行一段,就到了著名的佛教圣地——塔尔寺。进入寺前,是占地面积超过400亩的朝拜广场,势如流星之火,共有五支,散向各方,蕴意着佛教文化将传播于普天之下。
穿过彩旗连成的篷顶,才得以正式一睹这宗教圣地的大门:共三扇大口。每口高约3.5米,各大口之间还夹有一小口,小口上刻有佛法文号,难以辨认。穿过金边的中门便能看见八座白玉象牙塔屹于右方,被周围两座大型香炉发出的烟尘缭绕,好似天上仙境。禅院石道穿梭于各色法屋之间,由于近日寺中一得道高僧圆寂,故多数僧院不开放参观,只开放主要法屋供游客拜访。
排着队进入庙堂的人群来到一棵菩提树下,发现地上连一片叶子都没有,原来相传这是佛祖怕母亲记挂自己,用血滴出的一棵法树,这小庙堂也是依树而建,是先有树再有庙,足见这树在僧人们心中的分量。这树每落一片叶子,象征着一次佛法的大度圆满,院内的居士或僧人都以收藏一叶为荣,因此在院中再找不到任何一片落叶。
走过依树而建的庙宇,进入大殿堂,这便是全寺最为气势最华丽的地方,可供3000人同时修行,每天早上传出不绝于耳的佛经是一大特色,场面堪比大剧院,气势甚至更胜一筹。
大经常周围是形态各异的佛雕,共计96尊,每个人都可在这找到对应的本命神像,如果实在是生辰八字特殊,在时轮经院、九间殿、大金瓦殿还有九尊,按照对应规则也可找到自己的守护神。
大经堂内除了这96尊佛像,还有另外的一大特色,便是挂于木梁的堆绣。远远看去这些绣画乌黑一片毫无亮点,等走近观察后才会发现这些惊人之作的神奇之处。它们并非用笔刻画,而是用种种宝石粉末黏成,一幅堆绣所用的金银宝石可达上百种,正因如此,绣上的佛像才会在黑布上耀耀闪光,而且作法复杂,流程繁多,一幅堆绣需十名僧人赶制一百多天才能完成。再看大经堂所挂的三十二幅堆绣,令人不禁感叹到:塔尔寺不愧为佛教至尊之地。
大经堂内部结构独特与之后的大茶房、依佑殿等巧妙地连接在一起。从最后的偏知殿走出,就可看到高阶上的时轮经院。此处经院奉待着掌管未来的菩萨,她将在五亿年的大轮回中拯救人类。也有着预知生死福祸的能力,她的百面无时无刻不在洞察着世间百态,她的千手不停地帮助苦难中的人们。
最后拜访的是密宗经院。院中有一巨大的金佛,里面是坐化的佛祖,后人怕其遗体受到破坏,做了一层银雕将其放入,又用石塑包裹,再后来佛教兴于全国,寺中又筹款打造了一层金壳,便成今日的金佛。据说这密宗经院因此扩建了两次,现在游人往来不绝,这经院竟有些拥挤不下,信仰的力量不得不令人敬佩。
围绕寺中一周,发现不少衣着藏服的人面向西方一趋一拜,手拿两个木方,膝盖绑一布巾,把身下的木板都已磨得发亮。听导游细说才知,这是特有的轮回拜,转筒十万转,伏拜十万遍才有一个轮回,下辈子就可享尽荣华。看着他们教徒虔诚的样子,我又一次被信仰力量所震撼。
返回寺口,再一回望,太阳正悬于寺上,照得寺中一片闪闪发光。我转过身,双手合十,深深地拜上一躬,整个人身体都感觉暖洋洋的,就像壁画中的佛堂处,一群升华的人。
 
漫步青海湖
 
“那是湛蓝透彻高原的一滴泪。”青海湖被誉为高原明镜的圣地,座落于崇山之中,被遍地的青草与花朵环绕,湖畔的细沙随着冲涌的浪花浮沉。湖面吹起湿咸的风儿却无法在湖中吹一丝涟渏,一湖一天,相互倒影浑然一体。周围连绵的小山就像一些点缀,为这块纯洁的蓝幕增添了许些色彩。
近观青海湖前,先要走过一条石子小路,两旁是放眼望不到边际的油菜花,在金色阳光的照耀下,好一片绿浪在山间翻滚,迎面还带着草木辛香。石子路长约3.5公里,步行约20分钟,从油菜花田穿过,就是一个小型的牧场,里面关着两匹棕色马。在圈里吃着干草或来回踱步,有时走在一起,低头嘶鸣,像是密友窃窃私语,也有可能厌倦了这这一成不变的牧场生活,商量着逃离这里,在草原上尽情奔驰。
将两匹棕色马甩在身后,再前行200米,石子路突然变为了泥路。幸好今天阳光明媚,没有泥泞。顺着弯弯拐拐的泥道走下,远远就能瞅见青海湖的身影,它静静地躺在蓝天之下,就像一位沉睡的少女。
泥路走完,紧接着又是一片石子场,倒更像是一个游乐场。场上有骑马骑牛、骑越野车、山地车,还有木制转盘,翘跷板等,整个旅行团一哄而散,都去找自己喜欢的项目去了。而我直接看见了站在浪边的石碑,上面刻着三个红色的大字:青海湖。刚到湖边,就刮来一阵湖风,使原本平静的青海湖苏醒了一般,湖边潮水大量涌起,拍击在石碑上,而石碑就这样背对着“狂风”怒吼,“惊涛”冲击,俨然不动,让人看出一股英雄之气。看着它身上的棱角已多数被磨去,可想它在这湖边也是有几十年的历史了。真是块强石,没有一丝裂痕,是内存的灵魂战胜了严酷的外界,实在是令人敬佩。
吹够了湖边咸湿的风,漫步在黄白相间的沙石上,看着站在湖边悠闲的牛羊,一阵引擎的轰鸣瞬间打破了这片宁静,几辆沙滩车在高低不平的小山包上狂奔。坐在上而的人惊叫连连,看得人心里痒痒的。这时,同行的人提议说去试玩试玩,正合我意,我们赶紧前去租借了一辆。
我们商量先由有驾照的他进行驾车,然而是在这颠簸的湖边,他显得有所顾虑,还念叨着开车要讲法则,就这样停停走走。好歹是绕着石场走了一圈,原点返回后,换由我来驾驶。而我一改之前的风格,直接将油门加到最大,山地车就像一匹猛兽,低吼一声后猛地向前冲去,越过路上的小坡飞到空中,我俩也被扔到了空中,吓得我同伴紧紧抓住我的衣服,无奈衣服太松,差点没有被他拉掉。他又只得死死抓到山地车杆,闭着眼,哇哇大叫,待人车“当”地一声落地后,他带着哭腔说:“别开这么快……”引得我哈哈大笑,也稍稍放慢了速度。
最后,我们在发动机熄灭声中开始返回石子路的起点,太阳像是无气地发出最后的余辉。之前下坡的山路似乎也变得陡峭了许多,我和同伴缓缓地走在花田间,一边喘气一边欣赏着见过的景色。随后,身后传来一阵踏踏的马蹄,节奏很快,却很虚弱,就像是畏惧着皮鞭只得舍命前奔的声音。当马儿超过我时,我看到了它的眼神,它也下好看着我,眼里充满了饥饿的无奈。而马背上的那个客人高兴地拿着,嘟着嘴正在自拍,马背上的马主人脸上也充满了笑容。
 
茶卡盐湖畔
 
盐乃生活中的百味之王,三餐里要是少了它,准是没胃口、而这里有一神奇的盐湖,取之不尽用之不娲,还供往来的游人们参观,它就是天赐宝湖—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地势平坦,一望无际,从门口进入到观景区需要走约4公里的路程。为了方便游客,景区内提供小型电瓶车搭乘,即可从门口直接坐到盐湖中心,而我们为了沿途拍摄更多盐地特色,选择了步行。
头顶炎炎烈日,行于整齐的石板路上,看着路边的花花的盐池,吹着咸味湖风,让人好生自在。走过一半路程,来到一个巨大的盐塑广场,中心拉着各色藏小三角旗,随风不停地颤着,好似五彩流星坠落于大地。彩旗之下是一尊纯白少女佛像,人称瑶洛桑玛女神像,象征常长寿,重要的是她掌管着天下食盐,被称为福食之尊。这座女神像达高达4.5米,由汉白玉雕制而成,形象来自230年前唐顶,在这片区由享有顶礼膜拜。
女神像侧面的卤池中有一座形似大山的刻像,近观方知是成吉思汗的四个武士,只见他们面色凝重地盯着前方,头发和胡须因湖中的白盐被涂得雪白,仿佛年迈的成吉思汗看着未被征服的西方土地,壮志未酬,心中只剩无限的遗憾。看着这尊雕像,耳边好似听到了兵戈铁马的声音,锣鼓震天,而最终,还是在一个老人的叹息声中结束了。
绕走完成吉思汗的塑像,端坐着一位手持羽扇、头载浴巾和身穿轻逸长袍石像,怎么诸葛孔明立像于此?看了介绍才知,这像雕刻的是上古盐皇,有无尽的智慧,把盐从天廷带给了人们。至于为什么神似三国演义中的诸葛亮,可能要追溯到蜀国诸葛征伐西北,平定西凉一带有关。诸葛亮以他的神机妙算,给西凉兵留下神一般的印象,所以盐皇才和他的形象如此相似。
穿过天镜广场,就算正式进入茶卡盐湖了,之前的石板换成了紧密拼接的木板小路。小路还被小火车的铁轨从中间切开,一分为二。每隔十分钟,就能远远听见呜呜呜的汽笛声,紧接着是小火车缓缓开过的身影。
在木板边是一望无际的白盐湖,上面的水清澈透亮,下面却是厚得不可测的沉盐,换上之前特制的塑料鞋套,试探着走上盐层,“嘶”水中是一阵刺骨之寒。别看头顶太阳正大,那也只是“徒有其表”,紫外线很强,热晕倒是不多,在太阳下好不容易升上来的一点温度,被风一吹或是被这盐水一泡,瞬间消散,留下人在盐池中瑟瑟发抖。
走在盐池还得处处小心,有杀人于无形的盐坑。盐坑就是湖中盐分在堆积过程中混入了气泡,而气泡在压力作用下,慢慢溢出,上层的盐因为黏合在一起不能下沉,就形成了这种危险的杀手。特别是湖边与陆上交界的地方,为了防止危险的发生,坐有安全员,还有流动巡逻员,绕湖一圈,能发现很多不听劝阻、站在湖边上拍照的游客,真为这些安全员感到心疼,特别是他们黑红的皮肤,明显是被这高强度的紫外线给射伤,便为了他人安全,不得不继续站在毒辣太阳下,我只能默默地把这些告诉更多的人。
虽说湖边危机四伏,湖中情况要好得多,在水压下,这些隐藏的坑洞杀手全凹了进去,成了一个黑色小洞。当然,根据形成之初的气泡多少,黑坑洞也有大有小,据说最大的坑可吞三个成年人,吓得我们都不敢向湖远处走。后来才知道,只要颜色比周围深很多的地方,一般才是坑洞,十分好辨认,我们这才放心地在湖里跳玩了好一阵,心满意足地离去。
待空气中咸味越来越淡,吹着车上凉爽的空调,看着茶卡盐湖与辛苦的工作人员,消失在弯曲的山路中。
 
 英雄卓尔山
 
卓尔山,在藏语中蕴意着龙女的神仙,坐落在青海省海北藏族祁连县八宝镇,与对面的牛心山遥相呼应。相传由于龙女看上了地上的勇士,与之坠入爱河,被天庭惩罚化为两山。千百年来遥遥相应。近在眼前却不能相拥,莫不是对她们最大的折磨。
一到山脚,浓浓的藏家文化迎面而来。由精切割的石块搭成的柱门,柱顶有一个形式太阳的铁制仪器,中间刻有奇怪的符号,两顶之间用彩旗相边双柱上各有一石牌,写有藏文,对仗一致,就像我们贴在门前的对联一样。因为没有解说,所以看不出其中的奥秘。
踏入石门,便正式开始了登山之旅。山上的栈道全由漆过的树板构成,看上面发亮的漆层,相信才维修完不久。走在板上也没有想像“吱呀”的腐朽声。栈道依山势而起,分为两道,一道上一道下,两旁都筑有扶手。虽然没有明确要求右上左下,但游客们都自觉地从右爬山,从下往上看,涌动的人群像一条盘旋的黑蛇,可是高原让很多人体力不支,这条“黑蛇”明显尾大头小,多数人走到第一个观景台已经气喘吁吁,索性在那儿拍照休息。
经过一个暑假的大吃大喝,我的耐力退步显而易见。走到第二个休息点时,我听我的心跳得扑通扑通的,防止缺氧,我提议在此稍作调整,同伴大口喘气时急忙点头。从第二个观景台起,以后的每个观景台都有一座穿逗结构小木亭,将两栈道汇聚一起,供上下山游客静坐休息。从木亭往外看,能窥见整个山谷的全貌,真可谓是五彩斑澜,在阳光下澄黄的矿山,比花还红艳的赤铁矿山,土头土脑的小山包,还有这座被绿草和树木覆盖的卓尔山。
卓尔山的树林都是一丛一丛的,一丛约有三、四棵,在稍缓的坡上生成着,有的树坚韧不拔,直直地冲着天空,把它头上的那几棵也顶得直直的,往下此的树就显得没那么有骨气,既然也是斜,那长得也斜一点好了,便歪七扭八地立在坡地上。
走完还算平地的木栈道,抬头又来到约三百阶的石梯前。每一阶都像是一次登天的挑战,又窄又陡,看了一眼前面的游客,那真是名副其实地在“爬山”,整个身体近乎贴在台梯上,样子滑稽极了。
真是“顶峭松多瘦,崖悬石尽牢。”千辛万苦登上顶峰,面红耳赤,胸口在剧烈震颤,仿佛要喷涌而出一般。回头被一个巨大的影子给吓一大跳,仰起头才发现是一座烽山台。有三层楼高,雄立于山间最高峰,可想当年一阵狼烟飘起,四下杀声震天,这坚石堡垒中射出无数利箭,血染山坡与现在一片宁静,形成了历史长河中两种不同的景色。
绕着四壁的石台转上烽火台顶,可见中心处有一铁栅栏封住,下面是一架支起的火盆。由于现在游客参观较多,所以防止烟火出事,故没有进行点燃表演。料想青烟从中升起,那古代雄壮的景色便能亲眼看见一次,能一睹战时之景,深感遗憾。
烽火台顶还立有蒙古士兵装逼的人偶,留着八角儿胡,头戴铁布盔,身穿五彩战甲,手握白缨长枪,目光如炬,面向南方,脸色凝重。我简单地拍了几张照后,又从顶上旋转下来,开始下山。
 
 

信息录入:办公室 责任编辑:管理员

最新信息
·全面看待历史人物(2017-09-15)
·西溪河(2017-09-14)
·爱上写作(2017-09-12)
·想起缴公粮那些年(2017-09-08)
·大西北旅行记(2017-09-07)
·母亲的邮递情缘(2017-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