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文化 » 晒谷子

晒谷子

作者:郭晓林 来源:办公室 时间:2017-08-10 点击:32

当知青下乡劳动锻炼的三年中,我经历了三次晒谷子,与天斗其乐融融。

清早太阳还没有爬上山岗,四野一片清凉。稻田里成熟的谷穗低下了头,好像在等待人们的青睐。开镰割谷子,就在盛夏酷暑之中开始了。生产队长安排我与一位晒谷经验丰富的老农民搭伴晒谷。

打谷的人趁凉快早早下田去了,田间很快就传来了稻草把与木拌桶猛力撞击的嘭嘭声。在别人忙着打谷子的时候,我和老农民都还有点时间,可以多睡一会儿。

田里的谷子要打到太阳出来才会被送到院子旁的晒坝里。这会儿,太阳开始在天空中倾泻热量,四周热气升腾,开始热起来了,阳光下站立一会儿,就满头大汗,汗流浃背。我们先要准备好木推耙、竹抓耙、大扫把、小扫把,把晒坝打扫干净。

光洁的晒坝,由石灰、瓦砾和水形成的三合土构成,在强烈的阳光照射下,仿佛白花花的,耀人眼目。

早饭后,第一担谷子被送到了晒坝上。我和老农民二人分工,我用推耙把倒在一起的谷堆推开摊平在晒坝上,老农民用抓耙负责把谷粒里面的稻草耙出去。从田间里挑来的谷子接二连三被送到晒坝,来一担我们则马上要摊开一担,不能积压,必须保证在一天时间内晒干。开初的谷粒水分很重,大概要晒两个多小时才能翻动一次。快到正午时间,太阳当顶,热气十足,稻田里打谷了停止了收割。我们的活儿却一点也不能少。

太阳大了,谷子的水份蒸发快了,由于晒坝小,谷子很厚,下面的很难晒到,我们几乎每隔一个小时,就要翻动一次。时间只有一天,翻动很有讲究:先把平摊的谷子推向晒坝中央,再用小扫把打扫干净,露出地面,让阳光照射湿漉漉的地面。推往中央的谷子很快形成一道谷墙。推干净谷粒的地面虽是很湿,但在强烈的阳光照射下,很快水汽就蒸发了,我们两个人再把谷墙推开摊平。中午时分,酷暑炎热,虽然我们头顶有草帽遮挡大太阳,毕竟整个环境热气围绕,热气充满着每处角落,无孔不入。

太阳大,阳光足,正是好时光,偷不得懒,别人都已在舒适处尽享夏日的荫凉,我和老农民却仍坚持晒坝里,坚持每隔一个小时的谷子翻动,不停地挥汗如雨。真正是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下午时分,谷子晒得着不多了,我们翻动的次数少了。抽空可以坐在树荫下闲聊了。老农民时不时抓起几粒谷子放在嘴里一咬,试试还需要翻动几次。

黄昏,太阳下山,微风送爽。我们把晒干了的谷子全部推到晒坝中间。黄灿灿的谷粒在夕阳下闪闪发光,散发稻香,粒粒诱人。晒坝上,老人小孩一片欢喜,盼望着吃新米的时刻。我们收完晒干的谷子,还必须等生产队长来估计重量,然后才好按户数分配口粮到人头。

安谧的夜晚,田间的蛙鼓响成一片,分口粮的收获喜悦,在晚风中和谐地伸延。

 

信息录入:办公室 责任编辑:管理员

最新信息
·全面看待历史人物(2017-09-15)
·西溪河(2017-09-14)
·爱上写作(2017-09-12)
·想起缴公粮那些年(2017-09-08)
·大西北旅行记(2017-09-07)
·母亲的邮递情缘(2017-09-07)